“石油战争”升温,金融市场震荡,沙特最终或将屈服

首页 > 国际 >正文

【摘要】“沙特和俄罗斯都在计算石油价格战和休战的收益和成本,石油价格战在短期内将持续下去。但如果双方发现合作的收益更大,那就会选择合作。”潜旭明认为,若俄罗斯在3月18日的OPEC+会议上重返谈判桌,则双方会选择则继续合作。

特邀作者     时代财经 原创  ·  2020-03-13 22:28
“石油战争”升温,金融市场震荡,沙特最终或将屈服 - 兴发官网
作者: 时代财经   


文/时代财经    刘沐轩


自从3月6日OPEC+的谈判破裂后,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的实际主导国沙特阿拉伯便挑起石油“价格战”,3月9日当天油价骤然下滑30%,创下1991年以来单日最大跌幅,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。

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于3月12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透露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1日与俄方代表进行了交流。而此前,特朗普曾于3月10日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∙本∙萨勒曼进行了交流,讨论了近期能源市场动荡的话题。

与此同时,沙特还在不断扩大“战争”。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阿明·纳赛尔于3月11日对外宣称,将在4月继续增加石油供应至1300万桶/日。

而俄罗斯作为反对沙特减产计划的代表,虽然表面上称“不痛不痒”,但背地里却在积极采取回击措施。俄罗斯央行于3月10日宣布了两项决定:一是面向俄国内市场预售外汇,二是向俄银行系统注入5000亿卢布(约合70亿美元)。

面对火药味日益浓厚的“价格战”,俄罗斯方面首先抛出了橄榄枝。俄能源部长诺瓦克于3月10日表示,虽然OPEC+没有就减产协议达成一致,但各方仍有继续合作的可能。但是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·本·萨勒曼却并没有接过俄罗斯的橄榄枝,萨勒曼表示:“5月至6月举行OPEC+会议不明智。”

“沙俄”对抗持续升温,最后到底鹿死谁手?多方观点认为,俄罗斯的赢面可能更大。

疫情诱发“石油战争”,沙特可能重蹈覆辙

事实上,在3月6日举行的OPEC+成员国联合部长级会议上,俄罗斯已亮出最多额外减产100万桶/日的底线,与OPEC计划的减产150万桶/日相差了50万桶/日。

而沙特和俄罗斯作为除美国外世界最大的两个产油国,其日产量皆超过1000万桶/日,区区50万桶/日的减产额度便引起这场“战争”,不禁引人思考,局面何以至此?

对此,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3月12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这主要是由于在当前新冠疫情以及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下,国际石油市场已经成为了买家市场,导致石油生产大国之间的竞争愈发白热化。

潜旭明指出,各产油国为争夺市场份额,竞争激烈,OPEC+内部协调变得越来越困难。“由于财政收入的减少,产油国财政压力加大,在不能提高油价的情况下,扩大生产份额成为无奈的选择。因为沙特每桶原油的成本仅为5至6美元/桶,在当前的价格之下,沙特意图通过扩大产量实现增收。”

而这也说明极度依赖石油工业的沙特,难以适应全球石油需求低迷的环境。

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,欧洲高等商学院能源经济学教授、油气专家马姆杜·加桑·萨拉马(Mamdouh G Salameh)对此表示,“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背景下,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对客户下调油价不会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。任何新的减产尝试或加强已有的OPEC+减产协议都只会导致OPEC的损失加剧。只要新冠肺炎疫情能被控制住,全球的石油需求和油价都将回升抵消损失。”

萨拉玛认为,沙特此举将可能重蹈OPEC在2014年的覆辙。当时沙特试图阻碍美国页岩油产业的崛起,最终却适得其反。在石油价格崩盘后,当时的OPEC+不得不彻底改变政策,但各成员国的经济损失却已经无法挽回。

相比之下,俄罗斯在2014年世界石油价格暴跌时,采取了提高石油产量和卢布贬值的应对措施,比沙特受到的冲击小很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俄罗斯的财政收入同样严重依赖能源行业,且石油资源开采税和原油出口税是俄罗斯最重要的两个税种,但俄罗斯国内财政支出和石油公司收入是以卢布计算的,因此卢布贬值可以对冲按美元计算石油收入的减少,缓解俄罗斯财政收入减少的压力。而沙特早已在各方面与美元挂钩。

除此之外,虽然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堪称“神仙打架”,也殃及了不少产油国,但如果油价继续下跌,作为全球第一产油国的美国肯定不会坐视不管。

俄罗斯的“安全气囊”

据塔斯通讯社报道,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于3月10日表示,俄罗斯可以从容度过石油市场动荡时期。俄能源部长诺瓦克也表示,俄罗斯石油市场拥有可靠的资源基础和足够的资金储备,能够应对可以预见的油价波动,并能保持在世界石油市场上的竞争性。

从俄罗斯政府近日采取的行动来看,俄方的言论并非虚张声势。除了俄罗斯央行在3月10日宣布的预售外汇,和向银行系统注入5000亿卢布的资金之外,俄罗斯方面还有其他“招数”。

俄财政部在3月10日的公告中表示,截至3月1日,作为俄罗斯石油财富储备的国家福利基金资产规模已增至1500亿美元。而这一规模“足以应对油价在每桶25至30美元水平持续6至10年时间给俄罗斯财政收入带来的损失”。

据悉,该基金的前身为俄联邦稳定基金,目前,俄政府将油气领域超额收入放入国家福利基金,发挥着“安全气囊”的作用。

对此,潜旭明指出,“俄罗斯作为全球第二大产油国,大部分石油是通过陆路(管道和火车)运送到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。与沙特相比,有运输通道方面的优势。另外,俄罗斯的出口石油很多是长期协议,即便国际油价下跌也不会马上反映到油价上,所以在短期内有能力应对冲击。”

而对于原油下跌将持续多久,潜旭明表示,原油市场的持续下跌时间主要看疫情何时能被控制住。在他看来,现在疫情在全球蔓延,如果未来1-2月之内能得到控制,国际油价将重启回升,但若短时期得不到控制,油价将会持续低迷。

“沙特和俄罗斯都在计算石油价格战和休战的收益和成本,石油价格战在短期内将持续下去。但如果双方发现合作的收益更大,那就会选择合作。”潜旭明认为,若俄罗斯在3月18日的OPEC+会议上重返谈判桌,则双方会选择则继续合作。

对此,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11日报道,俄罗斯能源与金融研究所基金会能源问题专家阿列克谢∙格罗莫夫认为,如果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,OPEC和非OPEC产油国交易参与国将再次进行谈判磋商。

“OPEC和非OPEC产油国之间的相互关系尚未结束,沙特增产石油的声明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打心理战。如果形势继续向不好的方面快速发展,其中包括新冠病毒可能在欧洲继续扩散,那么各产油国将被迫再次开会并达成协议。”格罗莫夫说。

与此同时,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也于3月12日表示,俄罗斯领导层应对国际纷争经验比现任的沙特王储要丰富得多,而且沙特有理由快速做出让步,结束“价格战”。

《福布斯》还指出,沙特有五分之一的国民持有沙特阿美的股票,有些人甚至不惜举债买股。而自“价格战”开始之后,沙特阿美的股票已跌破发行价,且价格还在不断下跌。除非沙特任由其最重要的国有企业股价崩盘,否则必然会屈从于压力,作出一些稳定股价的措施——例如退出这场“石油战争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爆发的“石油战争”,中国或许可能从中得利。

“中国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,低油价会使得石油进口成本降低,国内的汽油柴油价格会下调,一系列重要的工业基础原材料生产成本都会降低,从而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。”潜旭明表示,石油价格下跌还将会刺激到中国炼厂的原油采购,从而增加石油的进口。
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关热帖
评论:
    . 点击排行
    . 随机阅读
    . 相关内容